身家550亿,从流水线工人到4000亿帝国掌门人,她是郭台铭最忌惮的对手

2020-11-05 19:07:51      浏览    作者:高欢欢
立讯精密.jpg

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立讯精密早已不是“小富士康”。牵手苹果公司这家国际巨头,立讯精密正试图后来居上。


高欢欢

编辑周春林

头图制作|肖


这是一个典型的徒弟逆袭的故事。


53岁的立讯精密董事长王来春,以83亿美元财富位列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第235名,超过了她的老东家、鸿海创办人郭台铭(72亿美元)。


初中辍学进厂,从坦言“自己的命一眼就看到头”的流水线工人,变成如今身家几百亿的知名企业家。在旁人眼里,这个富士康“最牛打工妹”仿佛拿到了大女主的人生逆袭剧本。对于自己的成功,她也云淡风轻地归因于“运气好”。


事实并非如此简单。王来春第一次抓住改写命运的锚,是从她21岁时成为富士康生产车间的一名技术工人、拧下的第一颗螺丝钉开始的。从富士康门徒到苹果的亲密伙伴,这条路她走了三十多年。而由她掌舵的立讯精密,正试图成为下一个中国鸿海。


最牛“打工妹”:32岁辞职创业,

老板郭台铭出钱支持


资料显示,王来春曾是生产线上的一名女工。初中毕业后她先是在家务农,直到21岁时才在深圳成为富士康于中国大陆招聘的首批149名员工之一。在此修炼近10年后,王来春连升三级做到了课长。这也是当时中国大陆员工在富士康的最高级别。而这10年,也为她打造自己电子产品制造的王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
谈及这段经历,王来春说:"派驻干部亲历亲为的工作作风、言传身教的工作方式及先进的经营理念对我的影响很大。”而这作风,首先来自郭台铭。


据新京报报道,郭台铭的语录还被贴在了立讯精密的车间里,“立讯精密有的,富士康都有,工厂的东西都是从富士康学的。工厂的一切,包括标语,都是郭董(指郭台铭)语录,写得跟富士康一模一样。”


谁是对王来春影响最大的人,答案不言自明。


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中国内地吹响改革开放的号角,王来春也敏锐地察觉到:她的机会来了。


1999年,32岁的王来春告别在富士康的平坦路途,另立门户开始创业。


用十年时间习得富士康模式精髓的王来春,与哥哥王来胜拿出之前所有积蓄,出资购买香港立讯公司,干起跟富士康一样的老本行业务: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各种电子连接线、连接器。


“蹊跷”的地方在于:这看起来是在挖富士康的墙角,却得到了富士康的支持。


2004年,王来春回到深圳创办立讯精密,富士康依然为其贡献超过50%营收的核心客户。


战略布局上,王来春紧密围绕富士康发展,对其进行贴身配套与服务。除深圳工厂外,她还在江苏昆山、山东烟台设厂,配合当地的富士康工厂生产。


很长一段时间里,与富士康深度绑定成为立讯精密的核心战略。2009年,立讯上市前一年,富士康旗下的富港电子出资4000万,成为立讯第三大股东。有人戏称她的公司为“小富士康”,而这笔资金也让立讯精密有了上市资本。


但两家公司的关系远不止如此。


2010年9月,立讯精密上市披露招股书显示:2004年公司成立,就在为富士康生产联想、惠普和戴尔所需要的连接器;为了配合富士康烟台生产基地需要,立讯精密2007年还设立了蓬莱立讯,后者因为金融危机而夭折。


上市前夕,立讯精密业务调整,2010年初终止了对富士康的代工。2010年至2014年期间,立讯精密陆续购入多家公司,切入了索尼和微软游戏主机,以及苹果、华为、艾默生等公司产业链。不过,2011年,富士康旗下公司进入前五大客户,2012年富士康业务占立讯精密营收的22.4%,2013年后立讯精密不再披露具体客户名单。


招股书显示,2007年至2009年,立讯精密向富士康销售产品的收入占当期应收比例均高于45%,2010年上半年比例虽然下降至16.81%,但富士康仍是其第一大客户。不仅如此,如果将正崴集团计算在内,富士康系公司占2009年立讯精密收入的57.37%。


跟随立讯精密挂牌上市而来的,是王来春的身家暴涨,彼时达23亿元。这个农村来的打工妹,终究荣登富豪榜。《潮商》杂志曾评价称,“深圳的上市公司已有一两百家,打造出的深圳富豪不可胜数,但是正宗打工妹出身而创业成功却极为罕见,王来春终于填补了这一空白。”


对于这些所有成果,王来春说,“我相信那句话,‘能与凤凰同飞的,必是俊鸟’。”


依仗苹果“朋友圈”,净赚47亿


除了背靠富士康这棵大树,对于立讯精密与王来春而言,“大黑马”的逆袭来自与苹果的不期而遇。


来源:库克官微


2017年12月4日,和王兴在上海吃完生煎的库克,马不停蹄到访昆山立讯精密。在现场,库克和工人们谈笑风生,对立讯精密赞不绝口。


库克说:“他们超一流的工厂,将了不起的精良工艺和细思融入AirPods的制造。董事长王来春女士打造了以人为本的卓越文化。我们很高兴可以跟他们合作!”


“她是我最佩服的女性科技领袖之一。”苹果中国区公关总监顾蔚评价王来春。


王来春也并不避讳外界谈论她。“成功的企业家,特别是女企业家,总是免不了被外界议论,”她曾在一次内部会议中打趣道,“这是我应该承受的。”


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立讯精密早已不是“小富士康”。牵手苹果公司这家国际巨头,立讯精密正试图后来居上。


立讯精密作为最具代表性苹果产业链企业,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57%至595亿元,净利润同比增长62%至46.8亿元。立讯精密营收与利润高速增长动力之一,来自AirPods、iPhone系列手机的强劲需求,使之成为资本市场最热门的苹果产业链标的。截至11月5日收盘,立讯精密市值为4084.87亿元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自2010年上市以来,立讯精密股价已经上涨了超50倍。


苹果作为立讯精密的第一大客户,去年为立讯精密贡献了346亿元的营收,占总营收比例的55.4%。需要指出的是,立讯精密也将染指代工iPhone。


自2011年立讯精密通过收购昆山联滔电子60%的股权而进入苹果供应链后,公司的业绩便与苹果牢牢绑在了一起。


由于iPhone 12取消赠送有线耳机,会刺激AirPods的销售,再加上2020年Q1季度苹果或发布新款AirPods 3的利好,分析师认为,2021年AirPods的总出货量有望达到1.2亿部,而立讯精密作为苹果AirPods最大的组装商(拿下苹果70%的AirPods Pro订单),将直接受益。


另外,今年立讯精密还通过入股纬创,打进了iPhone的代工产线,成为大陆首家代工iPhone的厂商,这意味着,一家大陆企业正在一步步地蚕食台湾精密组装企业。考虑到苹果的电子消费产品处于业内领军地位,且苹果有意分散供应链和生产地点,立讯精密已经对富士康形成了一种潜在的威胁。


这一举动引发了郭台铭的关注。财经评论人谢金河在脸书撰文道:“郭董大感震惊。”并补充:引发郭董的震惊,最大的因素是立讯快速崛起,已经威胁鸿海(富士康企业)。


立讯精密1.jpg

能否虎口夺食?


一家企业的火箭般蹿升,势必对原有行业格局形成冲击。立讯精密也正对苹果最大代工厂富士康形成较大压力。


昔日富士康流水线女工,如今成富士康劲敌,欲抢夺其核心iPhone代工业务。作为Airpods、Apple Watch重要代工伙伴,倘若能拿下纬创在国内的工厂,能看出苹果公司在加大扶持力度,有分析指出,苹果也希望籍此减少对富士康的依赖。


7月15日,股价迭创新高的立讯精密,市值站上4000亿大关,而同期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的市值为470亿美元,约3300亿元人民币,立讯精密完成了对富士康市值的超越。而业界则早有立讯已经成为“第二个鸿海”的惊呼。


苹果产业链老大富士康自然不能坐视。10月26日,有媒体消息称,由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发起成立了一个研究立讯精密的工作组,研究其技术、扩张计划以及招聘策略。虽富士康官方及时回应“消息不实”,但并不代表富士康对此没有应对计划及策略。


早在今年5月,鸿海精密董事长刘扬伟曾表示,立讯精密就像早期的鸿海精密,而鸿海面对竞争会随时保持危机感,不会担心任何挑战,“鸿海会跑得更快,拉大差距,让对手追不上”。


尽管在人员、营收利润等规模上,立讯精密与富士康仍有很大差距,但是迅猛的增速、更具创新的研发率,加上郭台铭隐退后王来春管理的优势,都让这场“逆袭”充满了想象。


鸿海的郭台铭凭借“行动迅速者取胜,而非规模巨大者”这一理念,数年间建立了巨大代工企业大哥富士康。而其小弟立讯,正在以相同的模式发起挑战。


0
© 2019-2020 51yuequan.com 京ICP备20028437号
sitemap feed